取消药品加成后 武汉医院有些药比药店还便宜_湖北日报

2017-08-17 04:43

  “那有没有康普力星的‘小儿氨酚黄那敏颗粒’咧?”记者又打探到。

  店主打量了记者一番,不耐烦道:“你到底买么药,不买就走。”

  药店价格是市场行为

   继武汉同济、协和两大部属医院取消药品零加成后, 6月1日零时起,企业和部队医院也随之跟进,武汉市第三批76家公立医院加入医改。至此,武汉所有公立医院取消药品加成,患者从公立医院拿药与医院进价一样。

  前天下午两点,记者又来到位于三阳路的“心连心大药房”和赵家条的“生达新世界”,询问店主有没有15ml/瓶的“托恩(布洛芬混悬滴剂)”,医院定价10.01元,两家店主均表示没有,但有同成分的药物“美林(布洛芬混悬滴剂)”,100mg装,19.9元。而前面提过的“康普力星”的售价则和金银湖小区的药店一样,均是32.9元。

  发现药店的药比医院贵的不止余女士一人,已经有细心市民知道这个“窍门”了。前天,记者在武汉市三医院光谷院区呼吸内科、心内科、消化内科看到,由于65岁以上老人可以免挂号费,一些慢性病老人几乎成了这些科室的“熟脸”,一来就直接告诉医生要开哪些药。

  接到热线后,武汉晚报记者随即探访了汉口、东西湖和汉阳的4家药店,对比了9种药品价格,发现部分同规格的药物,药店的确比医院贵,差价最大的高达10元。

  对比9种药3种缺货

  药店店主对“比价”很敏感

  “你们这里有没有‘百蕊颗粒’啊?”前天上午9点,记者来到位于金银湖一小区内的药店假装买药,店主说没有“百蕊颗粒”,热心推荐了另一种药品“蒲地蓝口服液”,一盒10支,每支10ml,58元一盒。记者事前了解,如果在医院买的话,“蒲地蓝口服液”是6支装,23.92元一盒。就每一支的单价来说,药店要贵一些。

  “几个月前我就发现我吃的药还是医院更便宜些。”67岁的陈奶奶告诉记者,她有高血压,医院给开的是“络活喜”,但家附近的药店都没卖的,后来儿子在“京东到家”上帮她搜到有,可价格比医院贵了好几块,此外还要付6元钱的快递费。“那还不如就在家附近的三医院开,走走路还能锻炼身体呢。”

 

  4种医院价格更便宜

  “‘蒲地蓝’也行,但我想要6支装的。”店主脸一沉:“6支装的没有。”

  医改的直接结果是医院的药价变“平价”了。一位细心的余女士致电本报热线82333333,说经过比价,现在反倒是药店的药比医院贵了。“就说同样一瓶复方甘草合剂,药店5块多一瓶,医院2.5元一瓶。”电话中她告诉记者,她转了好几家药店都是这样。

  昨天上午10点,记者来到位于汉阳赫山路的福隆药店,告诉店员家里有老人有心血管疾病,需要买处方药“苯磺酸氨氯地平片(络活喜)”“氯吡格雷片(泰嘉)”和“瑞舒伐他汀钙片(可定)”三种药。

  记者又趁热打铁,询问有没有桔贝合剂和复方丹参滴丸,得知价格分别为38元和26元。后者与医院价格差不多,可前者足比医院贵了近10元。

  这几种慢性病的药物都是处方药,在金银湖和三阳路以及赵家条药店都没有和医院同厂家、同规格的。但这家药店药品比较齐全,除了没有“泰嘉”,另两种都有。“络活喜”售价29.5元,比医院便宜0.38元;不过同规格的“可定”售价56元,医院的药价则是49.25元。

  算下来,记者探访的9种药品中,除“泰嘉”“百蕊颗粒”和“托恩布洛芬混悬滴剂”药店缺货外,剩下的6种药品,4种都比医院贵。

  为什么同规格的药品,药店售价有的跟医院差不多,有的却贵一些呢?武汉市第五医院附近的“益丰大药房”一位负责人透露,药店的药品分为两类,一是政府定价的药品,二是市场调节的药品。“可定”“桔贝合剂”“康普力星”都属于市场调节的药品,价格与进货渠道、店面位置、租金都有关系,只要明码标价就没有违反规定。

  尽管被下“逐客令”,记者还是厚着脸皮在药店晃了一圈,看到康普力星的“小儿氨酚黄那敏颗粒”售价32.9元,而同规格的药在医院售价为25.82元。

  “医院大部分药品都是在政府采购平台统一采购的。”武汉多家医院药剂科的临床药师说,取消药品加成后,在政府平台统一采购的药品比由市场调节的药店药品便宜很正常。武汉市三医院光谷院区药剂科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临床药师透露,她也早就注意到这种现象,还特意到药店走访过,发现医院的很多药品其实药店都没有同款。她认为,医院取消药品加成后有价格优势,药店想要生存必须进行差异化经营。

  

  “你们这‘可定’怎么比医院还贵。”记者质疑。店员则解释说,“‘可定’一直都是这个价,是因为医院取消了药品加成,显得我们的药贵。”